【浙江日报】邱懿武:让产品证明一切

文章来源:浙江日报2016-07-05发表

“年轻,并非人生旅程的一段时光,也并非粉颊红唇和体魄的矫健。它是心灵中的一种状态,是头脑中的一个意念,是理性思维中的创造潜力,是情感活动中的一股勃勃的朝气,是人生春色深处的一缕东风。”——塞缪尔·乌尔曼《年轻》

云造科技CEO接受本报专访首谈云马X1风波始末

邱懿武:让产品证明一切

浙江日报 记者 夏 丹   阅读原文

AF88BF07-9ECF-4685-88F5-9DA5B47D8695

  一场专利侵权风波,让年轻的他一夜成为“网红”。如今时过境迁,风波渐息,或许也伴随着许多未解的疑团。

他是邱懿武,杭州云造科技有限公司创始人兼CEO。5月的一个晴朗午后,邱懿武在其位于杭州运河广告创业园的办公室,接受记者专访,独家披露风波始末及其心路历程。

未卸下的包袱

【如果有一天,我拿这事自我调侃、自我打趣、谈笑风生的时候,大概就是过去了】

“我没有抄袭。” 他说。

邱懿武拿出国家知识产权局出具的“有关云马X1外观设计专利权评价报告”,报告给出的结论是“全部外观设计未发现存在不符合授权专利权条件的缺陷”。“如果说专利太复杂,最简单的做法是把两辆车摆在一起,一目了然。”他说。

时间过去半年了,他依然记得,那个晴天霹雳到来时,正是他最幸福的时刻。2015年10月15日,云造团队在北京发布了一款全新产品云马C1。“三个小时的发布会上,我一直关机。开机不久,一个拥有百万微博粉丝的师弟来电,让我赶紧上网,说出事了。”他回忆。

在网上,他看到一篇有关指责云马X1抄袭的文章。“当时我有点懵,根本不知道该怎么做。于是先给投资人打了一圈电话,一来他们身经百战经验丰富,二来他们也都知道云马X1从设计到研发、产出的全过程。”邱懿武说,“投资人安慰我说,过两天就好了,现在最要紧做好云马C1的各项工作。我当时松了一口气。”

第二天睁开眼,事态不仅没有缓解,反而持续发酵。“当时,很多科技媒体要求我们当天必须回应。慌忙中,我们出了第一份回应。”他说。

“临下笔,却发现全公司一水的工科男,写程序出设计没问题,可声明没人会写!”邱懿武说。于是当时团队里唯一和媒体有过接触的展览设计负责人章静波,临时上阵。“当时手足无措,到网上搜‘危机公关’,告知第一步是‘维护媒体关系’。可是要怎么维护,毫无概念。”她回忆。

正是这个由设计师和程序员组成的临时公关团队,仓促间发出来的第一份回应,引发了新一轮质疑。之后第二份措辞强硬的回应,又让事态愈发不可收拾。同事们说,那段时间,邱懿武要么就是躺在酒店的床上一动不动,要么就是盯着云马X1的设计稿发呆愣神。

“校友群、设计师群、微博、微信上骂声一片。国人耻辱、丢脸、偷窃,什么难听的话都有。每天仿佛有很多无形的拳打过来,整个人神经绷得紧紧的,仿佛随时会断。”邱懿武说。后来,他无奈屏蔽了自己的朋友圈,直到现在依然未恢复。

历经混乱的一周,从北京赶回杭州的第二天上午,浙江省科技厅、杭州市科委、西湖区科技局相关负责人带着省内资深专利律师造访。“我不到十平方米的办公室里站满了人。”邱懿武跟他们一一解释原委,并将产品研发过程中申请的25项中国专利、2项国际专利统统拿出来,用专利说话。

记者就此向当时在场的省科技厅知识产权专利行政执法处处长严明潮求证。他告诉记者,事后确实第一时间到该公司了解实情。经过初步核实后给了邱懿武几条建议,一是向国家知识产权局提请外观专利比对分析并出具鉴定报告;二是聘请专业律师进行处理;三是与爱沙尼亚设计师主动对接,若对方仍然认定云造科技侵权,就应按照国际惯例,向浙江省行政部门、法院提请专利侵权诉讼,而非在媒体上炒作和质疑。但直到今天,还没有收到对方提出的任何诉讼请求。

几天后,事情再起波澜。随着一家颇有影响的媒体的介入报道,“侵权风波”引发了新一轮舆论海啸。如果说整个事件从最早的个人质疑,到之后网络“大V”加入,以及社交媒体上的针锋相对,都只是个人意见的争论与表达的话,此时部分媒体的跟进似乎在某种意义上开始“下结论了”。

侵权风波发生一个月后,公司管理团队在苏州开了一次闭门会议。“会上,当他说到面对大家对他的希望、他应尽的责任没有完成的时候,我第一次看到他哭了。那时,我们才意识到,他一个人承受了那么多。毕竟,他不过也就是一个刚毕业的大学生而已。”云造团队里的“老大哥”、80后的裴鸿飞说。

那件事情后,他说整个人说话都变慢了。“师长、朋友、同事、投资人都劝我放下这个包袱。如果有一天,我拿这事自我调侃、自我打趣、谈笑风生的时候,大概就是过去了。”他说。

“我安慰自己,危机迟早要经历,早一点经历比迟一点经历代价要低得多。如果说公司现在还是少年危机,到中年危机还要挺过去,之后才有可能会是一家公司进入稳定成熟期的时候。”他说。

 “我喜欢设计”

【我喜欢设计,创新设计就像是我天生自带的基因。我希望能融合科技和设计的力量,给我们的生活带来更多价值】

很多时候,他像个没长大的孩子。

见到邱懿武当天,他刚结束一个会议。打过招呼后,他便低头研究新到手的宝贝,一款可将稿纸内容同步到手机上的“神器”。“这是什么原理呢?”他不停问自己。突然,他想通了其中的奥妙。记者看到,写满会议记录的稿纸边上有他的自画像。“公司最近都在设计自己的卡通形象,我刚开会时想到的,你觉得怎么样?”

他有个习惯,看到好的产品,都会买回来试试,启发自己的思路。因此,他的办公室里,摆满了他喜欢的产品,体感游戏机、家用摄像头、扫地机器人等。“我喜欢设计,创新设计就像是我天生自带的基因。我希望能融合科技和设计的力量,给我们的生活带来更多价值。”言谈之间的稳重,与刚才孩子气的他判若两人。

自2007年进入浙江大学计算机学院工业设计系,到2014年上半年硕士毕业,在校期间,邱懿武充分展示了自己的设计天分,曾先后荣获10余项德国红点、IF等国际设计大奖。

2013年,研究生二年级的他和同窗好友一起创办了杭州云造科技有限公司。“当时,互联网正在飞快发展,而老师又时常教导我们‘一定要把所学工业设计知识和制造业相结合’,于是我们取名‘云造’,前者代表互联网,后者代表制造业。”他解释。

毕业后,当同学们纷纷进入各大设计公司时,邱懿武开始了白天跑项目晚上做项目的艰苦创业阶段。“创业很艰难,很辛苦,但我知道这是我想要的。”他说。

一度公司险些陷入绝境,幸好浙大校友牵线搭桥帮忙接到了第一个大项目,来自本省制造业企业华立集团的“电动物联网汽车车联网项目”,100多万元。正是这个项目,让他们渡过了难关,更重要的是组建起了自己的设计团队。

2014年年中,云造开始真正专注于绿色出行领域的设计研发。侵权风波主角“云马X1”是他们的第一款产品,历经一年多、10000小时的设计研发。“有时候睡觉做梦,都会冒出新的想法,醒来后马上把它们写出来,然后贴到墙上,大家一起想哪个创意可以深入下去。”公司工业设计负责人顼伟说。

最终,他们收获了25项中国专利、2项国际专利,先后12次荣获国际设计大奖。就在专利侵权风波前的2015年9月,云马X1获得德国红点奖最高奖“红点至尊奖”。

“前不久云马X1获得了中国台湾地区百万元级别的订单。但我还是想将它定位于一款被用作收藏的经典产品,卖给真正懂我的人。其实,早在侵权风波前就有这样的想法,但当时会有盈利压力的包袱,现在我更加坚定这个选择。”他说。

直到现在,云马X1仍在改进中,因为在邱懿武眼里,云马X1的“尺寸、重量还不理想”。

“他是一个很理想主义的人。我们是本科认识的第一个同学,2007年到现在认识有八九年了。这些年,他想要通过设计改变生活的理念一直没有变。”公司人力资源部负责人罗哲宁说。

让时间去说话

【一位师兄告诉我“不断推出新产品,让时间去说话”。我顿时醒悟了】

5月26日,云造科技在韩国首尔召开发布会,作为云造进军全球的首站。发布会上,邱懿武热情洋溢地介绍了云马系列产品。作为进军韩国市场的首款产品,云马C1将以专柜形式进驻新世界、乐天、现代三个韩国高端百货公司的共计18家门店。

“如今的他成熟了很多,更加专注自己要做的事,对自己的判断更自信。”同事们明显觉得。

“那个时候,好像每讲一句话都是错的。说专利,把事情搞复杂了,说看过爱沙尼亚老爷爷的设计,被人解读为‘邱懿武认了’。后来一位师兄告诉我‘不断推出新产品,让时间去说话’。我顿时醒悟了。”他说。

他想到了刚发布的云马C1。就在网上闹得沸沸扬扬时,回到杭州的邱懿武发现,新产品云马C1丝毫未受影响,淘宝众筹第一天即突破100万元,第三天突破300万元,以至于忙得热火朝天的销售部同事们并不知道他正在经历的一切。当年12月15日,云马C1众筹破千万元。

“我问自己,最擅长的是什么?是设计,并将设计迅速商业化。我决定不再回应,我要用产品去回击。毕竟云造有的不仅仅是云马X1,还有云马C1,还有正在研制的更多云马新品。”邱懿武说。

之后,他做了两件事:一是将更多心思放在新产品开发上,二是引进专业人才重组管理团队。

今年1月美国拉斯维加斯CES展上,云造和瑞典桨叶设计公司合作的概念车型云马EVELO发布,获赞无数。今年5月4日,云造发布了全新单品云马mini,并将品牌英文名改为“UMA”,开启全面进军国际市场之路。目前,云马C1在全球订单超过4万台。

春节过后,他将原来由创始团队成员任职的总监职位全部空出来,面向社会招聘有工作经验的人。而这一变化所带来的直接效果是:原来一些根本不知道从何下手做的事情,现在开始变得有章法起来。

“公司每个发展阶段都会遇到不同的瓶颈,云造现在最需要专业的人做专业的事。否则,作为创始团队,我们就成了阻碍公司发展的瓶颈。”邱懿武说。

做颠覆性产品

【我经常问自己“我理想中的产品是什么?是滑板车?折叠车?平板车?”它一定是和汽车结合的产品,对行业具有颠覆性的产品,但我并不清楚它长什么模样】

身边的人都知道他随时会陷入发呆状态,构思产品、设计。每每此时,大家会自觉安静下来或走开,不影响他。

“光云马的英文名,我想了有半年多,吃饭走路想、睡觉做梦也想,就是想不好。年初到美国参展,每到一个地方,每看到一个英文名,我都记下来,一路走一路记,记满了厚厚一沓纸,却还是没找到理想的名字。”他说。直到有一天他和韩国客商聊天,问起云马在韩国的发音,对方说“wu ma”,他瞬间灵感乍现,“UMA”诞生了。

“我经常问自己‘我理想中的产品是什么?是滑板车?折叠车?平板车?’它一定是和汽车结合的产品,一定是对行业具有颠覆性的产品,但我现在并不清楚它长什么模样。但我始终梦想有一天能设计出一款颠覆性的智能出行产品。”

他认为,颠覆行业的产品,不是颠覆现有市场,而是开辟一个新的市场。以云马C1为例,它80%的零配件和市面上经常能看到的锂电车一样,只有20%有所不同。可正是这20%,让它看起来是一款全新的,不同于传统锂电车产品。据国内锂电车行业内机构统计,2015年国内锂电车产量250万台,其中50万台出口。而以云马C1为代表的电单车领域,有超过500万辆的市场需求。

看好绿色出行的未来,今年4月,云造科技联合浙江大学和江南大学,建立了“未来创新实验室”。未来三年内,公司将投入1000万元研发基金,用于工业创新设计,以推动创新设计和工业制造业的融合。双方今年将推出3款量产新品和2~3款概念新品。

“我还很年轻,我的团队也很年轻,我们设计最懂年轻人的产品,我们是走在创新设计道路上的逐梦人。”他说。

年轻,有梦,就有希望。

热门帖子
微信公众平台
搜索“WOWZHIXINGCHE”或
扫描上方二维码
相关文章